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大猜想之三谁将成DST中国幸运儿

发布时间:2021-01-21 07:04:56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速途网讯 他用一个定律说服素未谋面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接受自己的投资,他亦是Zynga和Groupon等热门互联网公司的资本推手,他是被业界惊呼“改变了硅谷的投资方式”的人。他就是俄罗斯互联网公司Digital Sky Technologies(以下称DST)的CEO——Yuri Milner。这位行事低调、颇具神秘色彩的俄罗斯人,将于4月27-28日来北京参加由长城会主办的2011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现场为我们分享他对社交网络的信仰和非主流的投资之道。

在决定投资Facebook之前,Milner有一个“扎克伯格定律”(Zuckerberg’s Law):每隔12至18个月,人们在互联网上彼此分享的信息翻一倍。将来人们会越过谷歌这样的通用搜索引擎,依靠社交网络上的朋友获取信息、做出决策。只要用户选择、搭建好自己的社交网站,它将负责过滤一切。这让Facebook发现Milner比想象的更理解社交网络及其影响力,并且这个想法与扎克伯格如此接近。4个月后,DST宣布向Facebook投资2亿美元,获得1.96%股权。

此前的Milner和DST名不见经传。此举让他们彷佛一夜之间从天而降,拿下最让人垂涎的交易,与硅谷最闪亮的超新星企业家成为朋友。更重要的是,已经足够风起云涌的硅谷投资圈被这些北方来客彻底打乱,甚至有人断言:Milner改变了硅谷的投资方式。

Milner的确不是一个传统典型的风投家。今年年初,这个俄罗斯的风险投资家,再一次将百万美元投在硅谷的新兴产业上。这一次他下注的是一家刚起步的公司。根据TechCrunch的消息,Milner给硅谷著名IT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每个项目15万美元的投资。去年晚些时候,《财富》的Chris Steiner曾在杂志上介绍过这家公司。投资还附带了一个优厚的条款:每一笔贷款都以可换票据形式支付,没有上限,没有折扣。这种附属细则足以让大部分的风投家退缩。

但是这种情况对于Milner来说很常见,他在Facebook,Groupon和Zynga身上也进行投资并附带优厚条款(如不要求占有董事席),他本人对此评价很高。

Milner将这种投资方法称为“晚期投资”(late-stage investment)。2010年5月,他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表示,10年前他们的投资风格与传统VC无二,但近年开始转向晚期投资,这意味着平均1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和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额。而且不同于赶在上市前夕进入、然后很快退出获利的传统晚期投资,DST愿意将投资回报周期拉得很长。在Milner看来,他们投资的公司能引领5年、10年甚至15年的潮流。既然如此,何必急于退出?

这种反传统智慧的投资之道涉及的资金和风险都很大,但回报远高于普通VC。目前,DST对Facebook的投资总计达8亿美元以上,占有股份近10%,在外部投资者中仅次于Accel Partners。2009年DST投入的2亿美元使Facebook估值达到100亿美元。两年后的今天,Facebook的最新估值是600亿美元。最粗略的计算是,DST的投资价值两年内翻了6倍达到60亿美元。

“DST更多是资本层面上的操作,有一批操刀过国际互联网投资的欧美最强投行背景的人。他们动作很快、开价很高、眼光很准,看中一个就抓住一个,也不考虑太多所谓‘策略’,比如不要董事会席位。而且进去就不轻易退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这样总结DST。

而Milner本人这样解释DST的独特吸引力:”首先,我和其他投资者不一样的地方是,我同时还是企业家。就像中国的马化腾和马云,我也创建过自己的公司。这样我和企业家关系更贴近,战略、梦想、愿景等等都是我们的共同话题。其次,不像很多投资各种不同行业的基金,我们只投资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非常专注,这让我们有完整的远见(vision)。第三,DST非常全球化。所以,当我们与企业家坐下来谈时,可以谈全球趋势、作为企业家的经历和我们专长的特别领域,总有很多东西可以谈。”

与所有其他优秀投资家一样,米尔纳认为投资必须重视人。10年前刚开始在俄罗斯做投资时,他低估了这一因素的重要性。比如,他曾经投资过一个发展迅速、看上去也非常有趣的公司。但与很多成功企业家从大学退学创业完全相反,这个年轻的管理团队忽然想去读商学院。最终这家公司被卖出售,DST赚了一些钱,“但这不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因此,Zynga的平克斯在回忆起与米尔纳和塔马斯的一次会议时评论道:“他们最关心的不是我们公司,更多是我和管理团队—我们是不是真的下决心大干一场?”现在,米尔纳认为DST所投三家公司的创始人“都很有使命感,希望极大改变人们做事的方式。这样的人并不多”。

一个有趣的小细节是,身为投资者的米尔纳从来不用名片,并将自己的Facebook主页隐私设置成最严格的—据说他在上面只有50多个好友。整个DST的官方网站上也只有一个蓝色的LOGO和一个邮件地址。看上去,奉行晚期投资的米尔纳和DST希望自己在“远处”看到目标再迅速长途奔袭而去,不太愿意被找上门的交易打扰。

中国自然有很多庞大的目标能被看见,遗憾的是它们大多已经上市,DST惯常的投资方法难以施展。可以肯定的是,米尔纳来中国的次数比外界想象的更多,最早一次可追溯至2003年。过去8年间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其印象深刻:“最大的变化是很多公司规模都变得很大,开始具有全球化雄心和思维。”当被《环球企业家》问及是否找到适合中国的投资方法时,对中国主要互联网公司名字如数家珍的米尔纳非常肯定地回答“是的”,但不愿透露具体情况:“我来中国也都是见人、看公司。必须先建立起联系,而这需要时间。有合作伙伴总比没有好。”而当提及时,他将其描述为俄罗斯的“腾讯 盛大 网易 搜狐”。显而易见,除了抢占美国互联网制高点,极其勤奋的米尔纳也已完成了他的中国互联网初步教育。接下来,有理由期待更多让人击节的交易。

万彩吧怎么没有下载了

英雄的战争

异度之门破解版

时空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