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一轮烟草税改动刀消费税学者称应抬高零售价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9:02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新一轮烟草税改动刀消费税 学者称应抬高零售价

新一轮烟草税费改革已提上议事日程。  “提高烟草增值税不可能。至于如何调消费税,我们讨论了很久,也做了很多方案。”3月12日,国家税务总局货劳司消费税处有关负责人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  尽管烟草税费调整方向已定,但具体是烟草行业工商内部消化,还是通过征税直接抬高香烟零售价?各方仍存在巨大分歧。就烟草消费税具体调整方案,本报记者致函国家税务总局,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任何答复。  税利内部消化  “高一类烟”的消费税率有可能再调高  从1994年国家新增消费税种开始,烟草业进行了四次消费税率调整。但最近的一次已在3年前。  2009年5月,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将卷烟的生产环节原为50元/条(200支)的甲乙类卷烟调整划分标准,调拨价(即出厂价,卷烟生产企业通过卷烟交易市场和购货方签订的卷烟交易价格)70元/条以上为甲类烟,消费税率为56%,比原来提高11%;调拨价70元/条以下为乙类烟,消费税率为36%,比原来提高6%;雪茄烟生产环节的消费税由30%调整为36%。在卷烟的批发环节,即商业公司层面,第一次加征消费税,税率为5%。  此次调税,烟草为国家财政收入增加了近500亿元,但税收在烟草行业进行了内部消化,香烟零售价并未上涨。控烟人士对烟草税率提高的期待一直未减。  新的一轮消费税率改革正在酝酿中。记者注意到,从今年1月1日起,卷烟消费税的计税依据在9年来第一次发生变化。  国家税务总局审议通过的《卷烟消费税计税价格信息采集和核定管理办法》规定,计税价格按照卷烟批发环节销售价格扣除卷烟批发环节批发毛利核定并公布,计税公式为某牌号、规格卷烟计税价格=批发环节销售价格×(1-适用批发毛利率).  此前,消费税计税办法一直沿用2003年颁发的文件,是按照卷烟零售价格扣除卷烟流通环节的平均费用和利润核定。卷烟流通环节的平均费用率和平均利用率暂定为45%。消费税计税价格公式为零售价格/(1+45%).  从零售环节到批发环节,消费税计税依据的转变直接导致了烟草系统工商业利益的重新分配。  从3月1日起,国家烟草专卖局对卷烟价格进行了调整,对生产厂家三类以上卷烟的调拨价提高,从而增加了烟草工业的销售收入,减少了烟草商业环节的毛利,使部分商业毛利向工业转移。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蒋德有撰文称,此次全国卷烟价格调整共涉及94个品牌,如果按照2011年卷烟销量测算,商业将向工业转移毛利166.62亿元(不含税).  “上调调拨价是因为商业利润太高,工业利润小,随着工业营销成本的加大,利益格局需要进一步调整。”新华社首席烟草经济分析师徐云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由此烟草工业增加的近200亿元利润,不过是从一个盘子倒进了另一个盘子,和去年中国烟草业创下的7000多亿税利比起来,对行业和国家的财政贡献并不是很大。  他预测,为了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国家税总很可能在利润高的卷烟各个环节再度动刀。  比如,“高一类烟”的消费税率有可能再调高。  在行业里,甲类烟中,调拨价171元/条以上、零售价300元/条以上的香烟被称为“高一类烟”,调拨价在100元/条-171元/条的烟称“低一类烟”或“普一类烟”。  “难道市面上已卖到1000多元/条甚至3000元/条的烟,和零售价每条一两百元的烟都按56%的消费税率来征收?”他说。  商业环节的消费税也有望继续调高。徐云波认为,消费税率可以从现在的5%逐步调升为7%。湖南常德市国税局流转税科科长周文锋也赞成这一观点,他认为烟草消费税的增长空间尤其是流通环节,“从5%可调整到10%”。  零售涨价?  提高税率虽能减少卷烟消费量,但施政过程要受诸多因素制约  和主张消费税在烟草行业内部消化不同,不少学者主张消费税上调税率应带动香烟零售价的上涨,从而抑制吸烟。  早在2010年,经济学家胡鞍钢就曾上书国务院,建议中国在提高烟草税时,应同步上调卷烟价格,才能起到控烟作用。他表示,经过经济学测算,可以对甲类烟的零售价每包提高3元,乙类烟每包提高5角钱。  就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郑榕提出,尽管对烟草公司每年征收的消费税率可以从5%调整到10%,但毕竟有上限。她测算,平均一包烟的税收光增值税、消费税、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企业所得税四种税费加起来,占这包烟零售价的60%多,达到了世界银行对烟草税负水平设计的中位数。  为了让烟价直接上涨,她提出在香烟零售环节开征消费税的设想。  考虑到零售户太多且分散,征收难度大,郑榕建议更简单的办法是对香烟征收的从量消费税加大,从每盒烟6分钱增加为1元钱,由商业公司对零售商代征代缴。由于从量税由零售商承担,香烟零售价会随之上涨。  她认为,这样一来,首当其冲的是低档烟。“一元一包的重税加在香烟上,低档烟严重亏本不得不退出市场,吸这部分烟的恰恰是数量最大的农村烟民,吸烟的人会大大减少。”郑榕说。  按照世界银行的估计,烟草制品零售价格每提高10%,高收入国家的烟草消费量会减少4%,中低收入国家的烟草消费量会减少8%,吸烟率会相应的降低一半。  但抬高零售价甚至提高税率是否真正能达到控烟目的,社会各界分歧较大。  中山大学副教授刘虹认为,提高税率虽能减少卷烟消费量,但施政过程要受诸多因素制约。“烟草是一种成瘾物,烟民对价格不是很敏感,除非价格涨得特别大。如果用税收来控制,那么税率的升幅就要很大。”另有专家也指出,香烟零售价普遍涨幅太大,这种助推物价的方式必然不被政府认可。  近日,本报记者从国税总局获知,消费税处就有官员明确表示,并不赞成胡鞍钢的上述提高香烟零售价的做法。  “消费税率提高几个点,动辄就是几百亿元的税收。”徐云波强调,动刀烟草税,不仅关系到国家财政增收,还牵扯到税收基数扩大,影响到别的税种,综合考虑地方财政,税务总局必将谨慎出台。

北京肾萎缩医院哪家好

苏州哪里看妇科比较好的医院

延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