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电再陷困局紧抓中国市场救命

发布时间:2021-01-22 08:07:52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先是财务问题,后又遇到人事变动,用西方俚语来说,破坏女神盯上了北电

今年6月11日,北电网络宣布,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加里·戴肯特辞职,此时离他上任还不足3个月。同时,北电网络首席技术官加里·库尼斯也步其后尘,宣布离职。

消息传出,业界哗然。戴肯特和库尼斯两名高管的离职,使人们再次对北电的稳定性产生了质疑,刚刚摆脱了“财务门”困扰的北电,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之中。

人们不仅要问,动荡中的北电能否顺利实现人事“软着陆”?海军上将欧伟博能否履诺,实现北电重振的宏图?北电,能否浴火重生?

“财务门”阴霾不散

受财务丑闻的波及,北电先后有数名高管落马。原总裁兼CEO弗兰克·邓恩、CFO等高官引咎离职,在业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欧伟博掌帅北电后,快速采取危机攻关策略。首先,北电网络配合接受美国证券会和安大略证券的调查;其次,北电启动内部审计委员会,进行自查自纠;第三,随着有关临管政策的变化,北电网络大力采取措施保证财务和账额公开而透明。例如,北电新设首席道德准则监督执行官的职位,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以期重塑北电网络。

在欧伟博的运作下,北电渐渐除去了笼罩在头上的阴云,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好转迹象。但是,财务事件,对北电造成的影响绝非当事人下台、推出新政策就可以一了百了的。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财务丑闻的负面影响却愈发显现,阴魂经久不散。

2005年5月2日,在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华尔街的多次摧问下,北电网络终于公布了经过再次审计的2004年第4财季和2004年全年的收入财报。正如投资者所料,北电的答案令人不爽。2004年全年,北电网络的股价下降了3.6%,亏损5100万美元,而2003年亏损为4.34亿美元。

而“按时”发布的2005年第一财季报告,也是差强人意,并未达成欧伟博既定的目标。

此外,北电网络还面临一系列的官司,股东的起诉和SEC的罚金等。据雷曼兄弟公司的分析师史蒂夫·列文分析,北电的债务可能会高达10亿美元。恐怕,这笔沉重的债务欧伟博一时很难摆平。

AIC基金会的高级分析师 Peter Hofstra称:“对于北电来说,重振的机会越来越低。”目前,尽管北电拥有37亿美元的现金和股价,还有大量的长期合作客户。但是,北电过去在电信业内的辉煌将一去不复返,北电很可能面临一个长期的、低迷时期。

也许,人们会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北电还是北电。但是,业内的分析绝不是危言耸听。此北电,非彼北电。

近几年来,北电把精力用于处理内部问题,对市场的关注力度下降。而其竞争对手却乘虚而入,不断在北电的碗中夺食。过去北电主导的市场上,现在都已落在了竞争对手的后面。无线设备销售,曾占北电销售额的一半以上,而现在销售却节节走低,门前冷落鞍马稀,2005年以来,北电无线设备的增长仅为10%。

目前,北电的无线业务增长低于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以及朗讯等主要的厂商。今年4月28日,英国电信集团计划对公司190亿美元的电信网络进行升级,在公开竞标中其他主要电信设备运营商都是榜上有名,唯独北电没有入围。

战略分歧核心不稳

对于戴肯特和库尼斯两名高管的离职,业内众口一词:政见不同使然也。

对此,北电也表现出了“少有”的坦率。欧伟博在声明中说:“很明显,加里和我有着不同的管理方式,我们的经营观也差别很大。”

而在3个月前,戴肯特,思科的2号人物到北电报到时,欧伟博对其是赞不绝口,视其为重振业务的得力干将,称其是公司战略重组的“关键人物”,“是一名世界级的企业领袖。”

当时,业内甚至认为,戴肯特,以其出色的行销才能,必将成为欧伟博的合适接班人。

而如今,人去楼空,高层权力出现真空。欧伟博成为孤家寡人,再度挑起了CEO和总裁的双重重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人事变动频频,在某种程序上暴露出欧伟博“一言堂”的家长制作用。早在欧伟博接手北电时,业内就质疑有着军旅生涯的海军上将脾气暴躁,独断专行,军人作风能否适应北电的重组。

当然,在戴肯特火速进驻北电之际,双方曾有过一段“蜜月”合作。但是,随着北电重组的深入,双方在业务战略发展上的不同看法日益显现,冲突逐步升温。

比如,在收购公司、扩大业务范围的问题上。两名高管就各执一词,观点相左。在北电以4.4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从事IT服务的专业公司PEC时,戴肯特持反对意见,认为收购无助于北电核心业务的发展。但是,欧伟博一意孤行,强行通过了不被看好的收购方案。

现在,北电关注的重点是企业和政府市场,这与欧伟博在军队任职时间较长不无关系。但是,在这一市场,北电论实力和经验都要逊色于朗迅电信公司,后者在这个市场经营多年,渠道畅通、产品优势明显,北电与其正面较量不会占到便宜。在这一问题上,欧戴之间也各有不同看法。

另外,在戴肯特任职的3个月里曾同库尼斯一起制定了一份旨在增加公司销售额的发展战略,但这一计划被北电网络董事会否决。这对雄心勃勃,准备在北电大展宏图的戴肯特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身心备受折磨。

既生瑜,何生亮。一山岂容二虎,矛盾最终还是大白于天下了。戴肯特在北电“百日维新”却无果而终,只能选择出走,别无它途。

高层不和,意见分歧,仍是企业发展的大忌。而北电,再陷管理危机,因在不忌。

雷曼兄弟的分析师史蒂夫-列文指出:“这样的事情早发生比晚发生要好,但它总归不是一件好事。戴肯特的离职可能会导致北电网络管理层发生动荡,但不会是致命的打击。”

而Charter Equity公司的分析师埃德-施奈德则认为,两名高管的离职表明北电网络管理层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而这些问题将导致公司工作效率低下,运营业绩下滑,给公司未来带来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紧抓“中国市场”救命

2004年10月,欧伟博履新不久,就对中国进行了闪电式的访问。身处风口浪尖,仍然来华访问,这足以表明中国市场对于北电振兴的重要,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成为了北电网络的救命稻草。

目前,在北电网络整体业务低迷不前之际,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却仍保持良好态势,中国已成为其重要的增长市场。但是,近年来,中国电讯业迅速崛起,以华为、中兴为首的电信新锐正在北美、欧洲及南美市场刮起“中国风暴”,对北电、思科等传统巨头发起了挑战。

据美国电信研究公司RHK公布的最新排名,华为在光纤网络设备销售上仅次于阿尔卡特,排在全球第2位。我们还记得,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全球电子产业遭遇了来自日本企业的巨大冲击。而现在,内业出现了相同的情形,不过主角则换成了中国的电信设备企业。

研究显示,华为、中兴以及UT斯达康等中国厂商都已进入了北电网络、思科、朗迅等最为关注的新产品市场,并开始向欧美用户销售VoIP设备。因此,那些认为中国电信厂商只生产廉价产品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华为等正在由低价产品战略向高端设备转型,技术创新和产品质量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

自北电宣布重组战略以来,业务重点转向了企业和政府客户市场、网络安全市场以及针对贫困地区的低廉的电信解决方案市场。欧伟博希望,这些新业务能给北电带来新的机会,并认为中国是世界电信市场发展非常快的地方,北电也一直试图把握住中国的3G商机。

今年1月,北电与中国的普天签订合约,建立合资公司,共同推进3G移动通信设备和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

今年3月中旬,北电(中国)如愿以偿,顺利拿到了中国铁道部青藏铁路GSM-R的网络设备采购合同,击败了竞争对手华为和西门子,掘到了中国市场“第一桶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电,真可谓命运多劫,流年不利。内部军心不稳,业务战略模糊,业内非议频频。剪不断,理还乱,难道说,北电置之死地,方能获得新生?

逆火苍穹破解版

征三国三国群英战

979彩票app全方

手机上怎么买两块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