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宪曾与家人密议3条出逃方案-【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09:18:46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范宪沦落记

2010年2月1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曾经是上海化工行业的“风云人物”、先后担任过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制皂(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数职的被告人范宪贪污、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上海国资》报道,从走出棚户屋成为国企能人,继而变形为狂人,最终堕落为罪人身陷囹圄,范宪走了整整37年。

能人

油墨厂改革“学费”昂贵

现年55岁的范宪,祖籍江苏如皋,3岁丧父,在家子女4人中排名最小。

17岁那年,初中毕业的范宪参加工作,在上海制皂厂动力车间当起了钳工。之后3年,他学会并精通了钳工、车工、管工、钻工技能,并参与完成了1000千瓦发电机组项目的实施,在获得大家认可的同时,他得到了前往华东理工大学化工机械专业学习的一次机会。

1977年9月,范宪在华东理工大学化工机械专业学成归来后,就被任命为上海制皂厂设备科科员。之后,他更是凭着在技术上的一技之长,青云直上,陆续担任了上海制皂厂设备科副科长、上海制皂厂副厂长。

1989年年底,范宪被调到上海油墨厂当厂长。

到1991年年底,正赶上国内油墨企业与外资企业合资的风潮,范宪在1992年与美国宏国公司汪子又老板成立中美合资上海克勒油墨化工有限公司。

从那时起,范宪为了解决改革后富余的企业职工,从多种经营中寻求出路,就此投入大量资金向多种行业进军,如日用化工、塑料行业、电子产品业、食品加工业、餐饮业、服装加工业、装潢设计业、车辆修理业、仓储运输业、医用材料、进行境外投资、购买境外高科技专利、成立高科技研究所、建造崇明度假村等。

不过,上海油墨厂为范宪的实践活动付出了昂贵的学费。范宪自己在一次报告中也承认:“农副产品生产,没有规模,销售不行,推销和我们油墨完全不一样。装潢设计的玻璃雕刻,合作的外方赚钱后走了,我们后来把设备发包给别人,自己不做了。电光源等产品,江浙低成本地区也在做,我们的成本无法跟他们比。由于这么多原因,专业化不够,这次多元化没有取得成功。”

之后,范宪又辗转担任过上海联合利华服务公司董事长、上海电池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上海白象天鹅电池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上海牡丹公司董事长等职位。

在这期间,范宪几乎是伴随着荣誉成长的:从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到“上海市工业系统扭亏解困成绩显著先进个人”、“中国化工十大风云人物”、“中国橡胶工业科学发展带头人”、“中国品牌建设十大杰出企业家”等,甚至一度被媒体称为“扭亏大王”。

2000年7月,范宪被任命为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攀上了他人生的巅峰。

狂人

重大经济活动擅作主张

华谊集团一位从事纪检工作的人员向《上海国资》透露:范宪这个人很“狂”,集团的会议和大事,身为副总裁的他经常不参加。不但是集团组织的会议,他不请假也不参加,连外出办事也不请假。甚至他掌舵的2级、3级、4级子公司的重大经济活动,都不对集团汇报,不按正常审批程序审批,让集团非常头痛。

原日化公司总经理是位89岁的老红军,他的话十分尖锐:“具有百年历史的上海制皂厂是轻工行(601398)业中赫赫有名的利润大户和产业支柱,然而从范宪掌管后,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大家的反对,置已经投入1000万元的‘三废’工程于不顾,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自己的家乡如皋建厂,对其弟弟和家族成员委以重任,由此开始,上海制皂长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被一步一步拖垮。”该厂一些老党员、老工人也评价说:以前效益那么好的企业,现在车间的灰积得都走不进去了,员工纷纷下岗,生活困难。

上海油墨厂的一些老工人也有类似评价:上海油墨厂曾经是效益非常好的企业,它的油墨快速印刷技术领先,然而范宪掌管后,同样难逃沦为亏损企业的命运。他们还谈到了上海电池厂的状况:上海电池厂原来就是一家亏损企业,范宪接手后借助上级拨款、卖厂房和土地实施破产,根本没有扭亏为赢。

曾与范宪共事过的一位老同志也向《上海国资》提及,从上海制皂厂、上海油墨厂到上海电池厂,范宪到哪里,哪里的企业就亏损和破产、员工就下岗,这是日化行业都知道的事实。为此广大工人和干部不断地写信、上访,甚至两次以罢工来抗议。

罪人

缠绕着复杂的受贿关系

1999年,作为老牌国企的上海制皂集团有限公司以其在浦东的一块闲置土地和现金500万入股,与街道企业罗新公司合资成立了上海森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当时正值房地产行业发展的旺盛时期,作为森凌置业董事长的范宪和森凌置业总经理的陈洁,动了将国有资产改制的念头。

于是,两人通过采用虚构销售事实、虚列成本等手段,分两次改制将森凌置业悉数改入自己囊中。并且将公司所有的会所和7套商铺及5套商品房,不纳入资产评估范围,故意予以隐匿。

除此之外,检察机关还发现了在范宪身上缠绕着复杂的受贿关系。之所以复杂,是因为范宪与行贿人的关系公私难分。其实,一个人富贵了,在能力范围内照顾些身边的亲戚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违法越权操作,就是不可宽容的。

2006年8月和2006年11月,范宪分两次挪用双钱股份(600623)3100万元和2600万元帮了“准亲家”忙,并在此期间拿了“准亲家”不少好处。

此外,另一笔贿赂款来自制皂集团在如皋的合资公司——上海制皂(集团)如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亚明。2004年到2008年7月,范宪在担任制皂集团董事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张亚明在贷款担保、拆借资金等业务中提供帮助。而张亚明为了答谢范宪,在2006年初的时候将其所持有的南通泛亚大酒店有限公司价值500万元的股份赠送给范宪。

落网

密议3条出逃方案

尽管预谋在先的范宪早就为自己的准备了潜逃的“单程票”,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08年8月3日下午,范宪接到一条短消息:陈洁被虹口区纪委带走,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范宪顿时慌了:陈洁出事了,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陈洁的落网使范宪成了惊弓之鸟,他立刻打电话给曹家父子,相约当晚见面密谋潜逃。

当晚,范宪夫妇与曹家父子密议了3条出逃方案:第一,从空中走,坐飞机去国外;如果不行,就从上海坐车到黑龙江,再从牡丹江出境,跑到俄罗斯去;实在不行,就躲到牡丹江的深山老林里,来个人间蒸发。

那天晚上回到家中,范宪为准备出逃忙碌了一夜。

8月4日,范宪按计划取出银行保管箱的钱财后,赶去机场。他是找在欧洲工作的熟人,帮忙在网上预订了外国航(601111)空公司的电子机票,这种机票的好处是:在国内难以查询得到。

与此同时,浦东国际机场边检部门也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一旦发现范宪,一定要拦下来。

为了外逃,范宪早就精心布局。范宪是企业领导干部,虽然集团统一为他办理了因私护照,但这本护照必须交予组织统一保管,出境也须征得组织的同意,这一点范宪比谁都清楚。为防劣迹败露后被抓,他预谋在先,不惜放弃上海户口,趁着双钱集团投资重庆的机会,于2008年4月13日,将户口迁至重庆。4月25日,迫不及待地在新的户籍所在地办理了因私护照。甚至为激活护照,还在5月初去了趟欧洲。

范宪处心积虑办出的因私护照在这个关键时候,眼看就要派上大用场了。然而,就在这时,边检人员抬起头告诉他:对不起,范宪先生,你暂时不能出境。

机关算尽,还是在最后一刻失算了。空中不能走,走陆路,他急忙走出航站楼。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办案人员赶到了……

洒水泵外壳

揭阳市净气柱状活性炭现货供应

流动门面多功能餐饮售卖车什么品牌的好

湖南PMS150C资料

UFO工矿灯怎么做澳洲IPART能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