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勇宏谣言引爆多公司被查传闻监管方否认-【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7:38:35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10天之后,经历多次官方声明和澄清,风波仍未被遗忘。“我们仍然在时刻关心此事进展,如果范勇宏确实有属实的负面消息,我们会考虑赎回手中的华夏基金。”一位持有多只华夏系基金的保险资管基金投资负责人表示。

在公募基金老大范勇宏遭遇了从业12年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后,越来越多的公募和私募基金,爆出“被调查”的传闻。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范勇宏没有问题。”11月22日,一位证监会官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而且我们最近对于基金的监管都是常规工作,绝对没有任何专项检查,也不存在调查总经理一说。”

11月11日-17日:华夏漩涡120小时

一切从11月11日下午开始。

当日下午,几乎毫无征兆地,资本市场开始流传:两大基金公司老总被调查,其中一个被双规。

至今,几乎所有身处其中的人,都回忆不起,第一个消息源来自何方。事后,有一种说法认为,传言最初源自某证券公司,随即通过媒体和各大机构高管以短信和msn的方式迅速流传。

11月下午,股市尾盘开始下跌。

一位基金公司高管回忆,他当时正和一位证券公司高管把酒言欢,该证券公司老总收到的第一条短信是:有基金公司老总被查;第二条短信是:经核实,为华夏基金范勇宏;第三条短信是:再次核实,为南方基金高良玉。

从当天晚上起,华夏基金市场部,开始不断接到各大媒体的询问电话。

而监管层以及接近华夏基金的人,也几乎同时,不得不面对一个又一个的询问。

“每一个给我打电话的人,我都明确做出了否认。”一位证监会官员回忆说,他当时也对这一传言的起因心生怀疑。但是政府官员的身份,令他担心如果自己也加入询问行列,会加剧流言的传播速度。

次日,部分证券公司开始给自己的客户发出短信“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被双规”。

一位北京大型基金公司的投资负责人对此消息起初根本不屑一顾,“太离谱了,估计只有散户才会信。”

当日,沪深两市放量大跌,沪指跌破2900点。

当晚19点46分,财经网刊登《证券市场周刊》记者专稿:《基金总经理被查传言导致股市大跌》。虽然没有点出华夏基金和范勇宏的名字,但却首次将此业内传言公之于众,并将此传言和股市大跌直接联系起来。

此时,范勇宏仍在医院。《证券市场周刊》前主编方泉在自己的微博中记录“直接短信他未复”。

13日和14日,华夏基金度过了一个纷乱的周末。公司第一反应,仍然是和一贯以来一样,低调以对,未做出任何主动反应。

11月15日,股市回稳。但是华夏基金接到越来越多来自媒体、机构以及持有人的询问电话。这些问题,逐渐和年初以来萦绕华夏基金的股权变动、股东关系、范勇宏王亚伟离职传闻相连。

而华夏基金内部,则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追查传言来源上。他们开始考虑,这一传言背后是谁?谁能从这一传言中获益?

11月16日,公开信息逐渐将“被双规的基金公司总经理”矛头,直指向范勇宏。华夏基金必须做出澄清。

11月17日,《上海证券报》发表一篇范勇宏专访,稿件中提到,范勇宏在办公室接受了记者专访,长达两个多小时。

同日,南方基金采取相同手法,在《中国证券报》发表总经理高良玉专访。

但这一稿件实际引发了市场更多猜想。此前已有消息称,范勇宏上周在医院手术。术后数日,是否就能够接受专访?

但在这几日,华夏基金对于传言来源的怀疑,却逐渐明朗。

当天下午,《基金法》修订小组组长王连洲在微博中首先提出“阴谋说”:“据我向主管单位探寻,最近没有一个基金公司总经理出现这个情况,无中生有势必隐含着一种目的。” 和企图,是什么企图大家可以分析。市场秩序需要大家共同维护。”

当晚,所有媒体均接到华夏基金新闻稿,其负责机构业务的副总裁、新闻发言人张后奇首次明确否认有关范勇宏的传言。

有趣的是,张后奇一方面表示“我们不清楚造谣者的动机是什么。”一方面表示:“10月份以来,市场强劲上涨之后,不排除有人故意编造、散布谣言,中伤他人,从中非法牟利。对此,广大投资者要特别提高警惕。”

从11月11日下午至11月17日收盘,在范勇宏传言弥漫市场120个小时内,沪指从3100点以上,直探2800点,5个交易日暴跌300点。

大跌之后:中信系否认幕后操控

1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在刊登华夏澄清报道一天后,发表《空头一哥五日狂揽5.1亿 背后闪现中信证券(600030)魅影》,稿件指出,在此前一周大跌中,股指期货市场上获益最大的是中证期货,该报道引述中证期货内部人士称,中证期货的空单大量来自于其股东中信证券的自营盘。

由于中信证券同时也是华夏基金大股东,年初以来关于两者就华夏基金股权转让问题不合的传闻不绝于报端,因此《21世纪经济报道》稿件与华夏基金声明配合,引发市场更多猜想。

多位中信证券高管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绝不存在中信证券故意放风以打压华夏基金和扰乱市场的问题。“我自己都是从网上知道这个消息的。”一位高管表示。这些高管都称,中信证券在股指期货的操作规模上,并没有外界传言那么大,不可能借此牟利。

11月23日,范勇宏本人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自己不清楚传言来源和背后原因。

与此同时,市场开始悄然流传另一个版本:范勇宏没有被双规,但是事情可能与华夏旧将孙建冬有关。

“没有这个问题!”11月24日,鸿道投资总经理孙建冬在自己办公室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孙建冬是谁?”11月25日,当理财周报记者向证监会一位稽查官员求证此事时,他惊讶反问。

这位官员明确表示,在目前的传言中,证监会正在处理的案件,能够确认的只有李旭利的问题。

而此前李旭利对于被查传闻的反应是“我怎么不知道?没人找过我。”

“关于李旭利,我们最终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到底有没有事?是个什么问题?没有任何可以对外公布的。”这位稽查官员说。

而他表示,关于范勇宏、孙建冬,以及市场传言涉及的其他公司,他并不知情。

除了以上消息至今仍在机构和媒体中小范围流传外,其他在公开消息中被卷入监管风暴的人和公司包括国海富兰克林原基金经理黄林、申万巴黎基金公司。

一位基金业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业界流传,确实有北京的基金公司近期接受了现场检查。而且北京公司间传言,北京证监局已向上海、深圳证监局请援,对北京地区的基金公司进行交叉检查。

目前在中国的基金监管体系中,涉及违法的案件,由证监会稽查局负责。基金公司和从业人员的常规检查,则由证监会基金部和各地证监局负责。

“起码在我们这边,现在没有其他任何基金公司内幕交易的情况。”前述稽查官员表示:“而且这次五部门组织的打击内幕交易专项活动,也并非专为基金行业而设,关于基金公司我们没有特别的计划。至于常规检查方面,我不清楚。”

“我们近期也没有任何专项行动计划,所有工作只是正常推进。”一位基金部官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市场上关于证监会将掀起一场新的“捕鼠风暴”的说法,有言过其实之嫌。

该官员称,关于各地京沪深三地证监局“交叉检查”的计划,“完全没有听说过。”

但是这一场以业界老大范勇宏为导火索的监管恐慌,依旧在业内蔓延。“我们虽然没有持有华夏的基金,但是我们也很关注事态发展。”一家小型基金公司基金投资的负责人表示:“如果真的出了事,可能说明中国基金行业有系统性的问题和风险,这样我们将考虑调整自己的资产配置。”

此前华夏基金称,在范勇宏传言获得正面澄清前,已经有持有人选择赎回华夏旗下基金。

在多事之秋,选择了外出培训的范勇宏不会想到,自己从业12年之后,在机构投资者中,清白的最好证明,并非来自公司的公开澄清,以及对自己手术情况的公开曝光,而是来自于华夏基金最大的持有人之一、也可能是公募基金行业最大的持有人之一——国寿资产的力挺。

“我们虽然很早就得到了范勇宏被查的消息,但是经过和华夏基金以及其他方面沟通后,我们认为范勇宏没有问题。”11月24日,国寿资产一位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但他拒绝透露国寿资产的结论依据。

而其他机构则在听说国寿资产的背书后稍显心安:“华夏基金不敢对国寿说谎,如果国寿认为没有事,那就是没有事。”一家寿险资产管理公司基金投资负责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江苏土壤改良用硫磺粉厂家批发兼零售

松下蓄电池LCP12100性能参数

滨州15年整箱茅台酒回收多少

承重型砂浆地坪漆

探照灯欧盟ERP新标准测试EU20192020测试机构

减压风门源头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