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事件簿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0:08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善恩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

晴空万里,头上顶着无边无际蓝蓝的天空,善恩毫无动容的从冰冷的地面站起。

已经是冬季了啊!空气有些刺骨,裹了裹单薄的衣服离开了天台。

大街上,热闹非凡,不少群众脸上都洋溢着微笑,承载的是满满的幸福感。

今天是大年三十,气氛有些不一样。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时间过得这么快,该回家了。

善恩搭上了公车,看着窗户坐下,四周的高楼大厦快速的后退。

凡凡红尘间,她真的不适合在这里生存,左边的空位有点动静,转过头去,一个穿着黑袍,仅次于哈利波特里的主角穿的。

他头上也顶着黑袍的帽子,略显白皙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右手持握着一根骨头,没错,是骨头,有着恐龙骨的大小,很长的一根。

这么穿着的人就没有人感觉得奇怪么?唉,算了,人家穿什么都跟我没关系,再次望向窗外时,公车已经驶进了乡间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翠绿的景象。

从城里到乡间的路线永远就只有这路车有到,等车的时候挺麻烦的,好在人不多,不会拥挤。

公车在最后一个站靠站了,众人陆陆续续的下了公车,善恩走在最后。

村间弥漫的一股稻草味,她最喜欢这个味道,仿佛回到了儿时那段时光,她站在最近的田野边上,细细回忆着。

夕阳西下,夜幕悄然降临,天际开始隐隐的出现几个颗闪着微弱亮度的星辰。

她回望了一下身后,男子依然跟着,他面无表情,一身黑的装扮,在后面走着。

善恩一停,他也跟着停下步伐,她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继续行走,一路上,他就好像在保护着自己,对自己是无伤害的。两个人一前一后的。

眼前亮起微微的光线,善恩止住了脚步,她看到院子里一个令她鼻头一阵酸楚的人影,眼泪不经意的滑落脸颊。

除了自己离开时的零乱记忆碎片,已经忘记接下去的情节发展。

看着她孤单的人影趴在自己的床前浑浑的睡了过去,善恩拿起棉被为她轻轻披上,拭去她眼角边的盈盈泪珠,退出了房间。

站在房门沉思的善恩看到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从大门进来,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的房间,像发疯的直接踹起躺在床上的她,他粗脖子红着脸的大声嚷嚷:“还留着这个破房间干什么,留着干什么,人都死了,留着有什么用。”

是啊,自己都死了,留着生前的东西有什么用,善恩眼神一下变得暗淡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但是……她记得了,这个男人是她的继父,被踢的人正是善恩的母亲,她年仅40岁左右,外貌看起来如同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所有一切以前的记忆,一拥而出。就是这个男人,她多次已经发现他对自己图谋不轨,碍于母亲的在场没发作。

往后的日子里总是三番两次的做出一些过分的举动,母亲的行动有点不利索。

某天他找了一个借口提出要带善恩去学校交学费,家里的经济来源都是从母亲手上拿走的。

善恩的母亲是一个教师,退休后,因为身体的关系一直在家里养病,而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每次都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借口从母亲手中拿出钱币。平日里,他成天吊儿郎当的,不顾正业,经常跟村里的一些地痞流氓混在一起。

而自己的死,也是在他们这些狐朋狗友的协助下,被施暴致死,自己的尸体因为长期被放在天台上,高度腐烂。

校方的天台门从他们走的那天被上锁了之后,就一直没有人上去过,到最后有校工在值班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校楼的天台上,经常围着一群乌鸦,嘎嘎嘎的叫。找人把天台门给撬开才发现在出口的右侧方,有一句尸体已经烂的不成样子。

因为尸体的受损严重,法医无从下手,初步判定,是因为心脏病引起的间接性死亡事件,事情就被掩盖过去了。

善恩醒来的时候,距离自己死去的初步计算,已经过去快一年的时间了,而她自己的灵魂居然沉睡了一年。

她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男的,以前,或许自己还会畏惧他些,毕竟他是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眼睛一瞪,散发着幽幽红光,她伸手就要掐住他的脖子,一个黑影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是他!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善恩皱了皱眉眉,她不喜欢有人来掺活他们之间的恩怨。

“你真的觉得他的死会令你好过些么?”

善恩没搭理他,直接推开他,伸手掐住了自己所为继父的男人,黑衣服的男子没在阻止,而是站在一旁乖乖的等待着好戏上演,似乎不当心自己会把他掐断气,善恩易举的就把他举到了半空,临死之人,鬼眼是打开的,他从眼缝隙里看到了善恩的身影,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身材的魁梧男人。

“善……善恩,!我……我不敢了。”手上的男子竭尽全力吐出着几个字,丝毫没让善恩动容,手中的力度反而越来越重。

“恩啊!放过她吧!妈妈知道你来了。我知道你受了好多委屈,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希望你不要乱杀无辜,好好投胎转世吧。”听着母亲的话,善恩哭得稀里哗啦的,虽然自己的哭她是看不到的,但她能感觉的到她暖暖的爱。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自己的烈爪刚要但脸扫去,身后的男人挥起手中的骨头,在节骨眼上,一下子长出一把镰刀模样的造型,狠狠的扫了一下男子的身子,只见一个灵魂硬生生的跟着镰刀被扯了出来。

看到善恩,他脸刷的一下全白了,又是跪又是磕头的。那一秒,她突然放弃了要杀他的想法,如果自己现在杀了,那以后母亲怎么办。

还是手下留情,男子的灵魂回到了主体,从今往后对善恩母亲,一个劲的的供着,深怕他又个什么一闪失,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

做我的助理吧!黑袍男子的一句话,善恩立刻答应,她现在才知道他是上帝派来的勾魂使者,但如果自己答应了,她随时都有可以去见自己的母亲。

从那晚经历后,继父对母亲疼爱有加,善恩也就放心了。

他们似乎永远改变不了一前一后走路的模式。

黑袍男子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看到善恩的这个女孩心地很好,死亡簿上面记载了她投胎后的各种经历,几乎每一世都不能善终,何不如为自己所用,也避免了她轮回之苦。

他看着她走路的背影,不由分说得笑了,可能是喜欢她了吧。

北京一拖二吊装式喷浆机组供应商小隧道喷浆机组

昆明吊顶装饰铝板安装费用

多功能细颚式破碎机德州重型细颚式破碎机供应

超细白炭黑纳米级白炭黑生产厂家

文山钢模板平面钢模板平面建筑模板加工定制

德国进口露点仪乌鲁木齐在线式本安型露点仪图片

伸缩臂式勾臂垃圾车泉州勾臂垃圾车多少钱

矿用鄂式移动制砂机枣庄移动型鄂式移动制砂机报价

河南南阳草籽种草客土湿喷机牵引式客土喷播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