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拉美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告诉我们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9:41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拉美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告诉我们什么?

从世界经济发展的历程看,英美用了大约13年实现了从中上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跨越;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只用了10年左右的时间,其中韩国仅用了7年。而拉美一些国家在长达30年里没有越过“中等收入陷阱”。比较分析这些国家的经验与教训,对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改变不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  在一国经济起飞阶段,国家通过低成本扩张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但当一国经济发展达到中上等收入水平后,如果继续沿用过去低成本的扩张战略,就容易加剧贫富差距,激化社会矛盾,从而使经济增长长期陷入低谷。  从拉美的教训看,贫富差距长期过大,居民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是导致拉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收入差距过大。拉美贫困人口约占总人口的40%。如巴西、墨西哥等国基尼系数达到0.5,超过0.4的国际警戒线,属于贫富差距较大的国家。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把就业岗位分为高中低三类,高收入者占就业总数的9%,中等收入者仅占14%,低收入群体极为庞大,占76%。  二是劳动者报酬长期偏低。如墨西哥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但2008年墨西哥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仅为28%,只有日本的一半左右。  三是土地分配不平衡。拉美土地基尼系数高达0.8%,是全世界最高的。20世纪60年代,占农场总数5%的大农场拥有4/5的耕地,而占农场总数4/5的小农场只拥有5%的耕地。  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必须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有研究认为,在工业化国家,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的过程中,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主要表现在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加快与服务业的加速发展。以日本为例,20世纪70年代,对日本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贡献最大的是通用机械和精密仪器,20世纪80年代贡献最大的是半导体与电力设备。不难发现,日本制造业技术创新与其研发投入和人力资本积累是分不开的。与此同时,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加快了日本产业结构调整,服务业得以加速发展。如今,服务业已成为日本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  拉美一些国家进入中等收入水平后,在工业发展上采取了进口替代工业战略,目的是想通过自身的技术创新来实现经济持续增长。但最终这一战略并没有使拉美走上工业化强国,甚至有学者认为,进口替代工业战略造成了拉美经济增长的长期停滞。其实,美国、德国和日本曾经也采取过进口替代工业战略,通过这一战略加快了国内技术创新,有效促进了经济持续增长。造成拉美进口替代工业战略失败的原因在于拉美的人力资本不足。  目前,拉美国家服务业的比重较高,但特征是过度的城市化与低端的服务业并存。由于拉美国家土地分配的极不平等,大量失地农民被迫进入城市生活。目前,拉美国家的城市化率与发达国家相当,但城市人口增长有40%来自农村。大量农民生活在城市,就业、住房等得不到保障。  形成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  投资、消费和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目前,支撑高收入国家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消费。如英美日韩等国家的居民消费率普遍较高,介于50%~70%之间。尤其是像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出口导向型国家,在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的过程中,把刺激消费,拉动内需作为经济持续增长的突破口,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着消费率的上升和投资率的下降。比如,1970~2002年,韩国投资率从40%以上下降到30%左右,消费率从25%左右上升到65%以上。  产业结构的变化取决于消费结构的变化,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导致消费结构的升级。从高收入国家的情况看,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发展型消费逐步成为其消费的主体,而吃饭、穿衣等生存型消费的比重逐步降低。  拉美国家居民消费率偏高,与高收入国家在同一个区间,但不同的是拉美国家的居民消费结构与高收入国家不同。比如墨西哥居民消费率高达60%以上,主要是因为居民食品消费支出过高达23%以上,是明显的生存型消费结构。另一方面,拉美国家的储蓄率较低,从而导致国内投资不足。  建立适合国情的社会福利制度  在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过程中,由于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建立合理的社会福利制度成为缩小贫富差距、刺激消费和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从实践看,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在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过程中,吸取了欧美福利制度的某些特点,建立了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福利制度。如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比较完善,建立了包括年金、医疗、雇佣、劳灾和看护五项社会保险制度。  拉美国家早在20世纪初就开始建立社会福利制度,这些国家的福利制度重点关注养老和医疗。到1995年,所有的拉美国家都建立了养老保险计划,90%的拉美国家都建立了疾病――孕妇保健计划,这两项计划的支出占社会保障总开支的80%。拉美这么好的福利制度为什么没能有效缓解收入分配差距?  首先是社会福利分层严重,重点保障特权和中间阶层。在大多数拉美国家,不同社会阶层享受的社会保障水平不均,一些低收入群体被排斥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如墨西哥的公务员及其家属享受一套社会保障体系,军队也有自己的一套社会保障体系,并且不参与墨西哥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  其次是依靠大量赤字的福利赶超政策容易造成债务危机。拉美进口替代工业战略失败以后,希望以福利赶超来缩小收入差距的政策也陷入危机,依靠大量的财政赤字来维护高福利最终引发了20世纪80年代的债务危机。财政压力、债务风险和经济增长停滞严重制约了拉美国家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投资,致使整个经济增长缺乏动力。  综上所述,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以后,只有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才能有效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到高收入国家行列。拉美一些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是沿用过去经济起飞阶段的经济发展战略,致使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社会矛盾加剧,从而造成本国经济增长长期停滞不前。而东亚国家成功吸取了欧美国家的经验,通过提高居民收入、加大技术创新力度、加快发展服务业、完善社会福利制度以及加快人力资本积累等举措,成功避免了“中等收入陷阱”。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