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7:3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夜风习习,不时吹拽着窗上的布帘,发出“沙沙”声响。凤清露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扯扯,直至将头蒙上,将发声隔断。

即便这样,仍睡得不踏实,此回她融入在那梦里不可自拔。

那人一身宽大蓝袍如云般在身后流荡,墨发如帘幕般飞扬,五官精致绝美,轮廓明明分明,却怎么都瞧不清他的模样,只是感觉这男人皎洁的如同明月悬于九天,又如白莲般濯立于清波。

他是谁?

她不止一次问自己?却怎么都想不起。

男人察觉她在看自己,一双狭长凤目不时朝她望来,二人眸光在空中相接,四目相望,竟觉是那样的熟悉,仿若已望了千万年般。

男人如云笼芍药般的薄唇轻扯,露出一丝冷笑:“还们定会再见的!”

凤清露心口一阵揪痛,管不了自己的手,一把霏红长剑朝男人心口刺去。随着剑的刺入,一股腥热喷溅而出……

凤清露顿时从梦中惊醒。她弄不清自己,是第几回做这个梦了,大概从她过完十八岁生日起,这个梦就一直萦绕着她,她原以为只是个梦,只是这样重复出现的人和场景,让她不得不起疑,那些事会不会是她曾经的记忆?亦或是,她前世的记忆?

凤清露头痛的紧,定然已无睡意,拱起膝盖坐在床上发呆。

窗外月色甚好,只见一轮明月悬挂在天幕,清冷皎洁的月光如泓净水,透过窗子投进了室内,留下半明半晚的景象,让人不时生起更多的遐想。

凤清露想到满月,烦乱地拢拢齐肩的长发,拾了件披肩搭在肩头下了床。

对面屋里传来一阵闷哼,凤清露心被提直,忙朝那屋奔去。

推开门,见母亲倒在地上,身躯不住地抽搐,嘴里吐着白沫,料到是癫痫发作,顾不得其他,直将食指伸入母亲口中,以免她咬伤舌头。

一阵牙齿咬合的刺痛直扎入心间,凤清露疼得红唇紧咬,泪光点点,却怎么都不愿抽回手。

这些年她已习惯,知道每至月圆夜,母亲的癫痫就会发作,多少也有了些经验。自打父亲过世,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多年,对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

母亲不发病的时候,便帮别人干些针线活,以此换些家用。靠着母亲微薄的收入,让凤清露读至中学毕业。

凤清露还想继续读书,只是家里条件限制,她只好收起这心,托同学找了份家教的活,一个月前投了简历,却迟迟没有回复……

想到这,凤清露幽幽叹起气,细微的叹气声,还是惊扰了母亲。

凤大娘眼皮动了动,凤清露忙抽回被咬得血迹斑斑,不忍睹视的手指,忙用纱布裹住。

母亲望着她,眸眶一阵酸涩,冲她道:“清儿啊,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都怪妈不好!”

母亲的话凤清露听到心里,不免鼻翼酸胀,为使母亲放心,硬是强打住,没哭出来。她将桌上的温水端给母亲:“妈,都过去了,来,喝点水睡会吧!明早我去王大夫那给你抓些药!”

母亲点头,就着她端来的碗喝了几口水,躺下后闭了会眼,没一会又睁开眼,指着桌上搁着的布兜说:“那是阳家定的褂子,都搁这好几天了,明儿你顺道给人家送去!”

凤清露应了母亲,替母亲掖好被角后,这才回自己屋里。

翌日一早,凤清露就赶去阳家。

阳家是湳千镇有名的大户,虽然富甲一方多年,但家门接连遭遇不幸。几年内,家人全莫名奇妙的死了,如今整个阳家只剩下阳晨流一人。

阳晨流为阳老爷的长子,据说自阳晨流出生后,阳家就没太平过。

一直有个说法,阳晨流命过硬,将阳家人相继克死。以致于给阳家做事的下人,见到阳晨流都战战兢兢,据说这人在商场上手断狠绝,凡是跟他有过合作的商家,最后都被他吞并。

凤清露也不知这阳晨流怎会找母亲做褂子,论手艺,她母亲的手艺只能算一般,不过也亏阳晨流瞧得上,不然她们母女连肚子也填不饱。

凤清露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来到阳家门前。

明明早已富甲一方,却仍住在老宅里。

这所大宅,估摸年龄约有百来年,样式还是清时的官家大院。古朴典雅中,不免多了些冷清。朱红大门前,挂着两盏白灯笼,灯笼上的“奠”字墨迹尚新,想必这几天府上又有人过世。

凤清露捧着包裹犹豫起。

这种时候上人府上实不合适。

踌躇不定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身后,继而从车上陆续走出三个人。领头的是位中年大叔,一身黑色长褂,看似中年,精神倒是挺好,不过一脸的严肃,未免让人觉得不易亲近。

看他样子极像是阳府的管家。大叔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小伙,都是五大粗类的,走路极为有力,每走一步,震得地面都在抖颤。

三人阵式不小,瞧得凤清露将身躯往一旁瑟瑟。

那中年大叔不时朝她望来,见她手里捧着褂子,笑着说:“是凤大娘让你来的?”

凤清露应了声。凤大娘是外人对她母亲的称呼,湳千镇有个规矩,女人结婚后,一般都要随夫姓,日子一加就成了某大娘、某大婶……她母亲自然也不例外。

“随我来!”中年大叔冲她招手,说时推门将她引了进去。

凤清露原本以为看到的会是花团锦簇,处处亭台楼阁的景象,哪知入眼的竟是三口乌木棺材。

那漆黑冰冷的木质感,吓得她双腿发软,哪里还刚往前走半步。

见她忤在那,大叔指着其中一口棺材道:“凤大娘没跟你说么,这褂子是大少爷为二少爷定的!”

凤清露心下一沉,母亲自然没跟她说这是替死人做的褂子。凤清露难免慌乱,面上青白交替着。

“家母只说让我将褂子送来!”

那大叔见她瑟瑟发抖,示意身旁的小伙子将褂子接过来,随之将工钱付给她。

凤清露攥着钱,再不敢望那棺材一眼。

不知为何,她觉心底一片悲凉,隐约觉得这宅里极阴暗森冷,仿若不是座宅子,而是座没有人气的坟墓。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个带鬼带玄幻哈,感谢亲们的支持!

东莞厚街模具今日行情

肉类加工污水处理设备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废水污水处理设备适用范围广

外用木塑地板木塑墙板室内墙爱瑞德

焦作地下管廊MPP塑钢复合管&

反捞式清污机广东回转式格栅除污机

耙齿清污机价格广东移动式耙斗清污机

天麻的正确吃法石斛多少钱一斤销售厂家在线咨询立享优惠

霍山石斛多少钱一瓶买过的人都好评

要闻菏泽CPVC电力管规格怎么与电缆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