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页岩气革命技术商业模式和资本缺一不可-【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1:42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页岩气革命:技术、商业模式和资本缺一不可

中国页岩气网讯:美国页岩气革命表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全球资本大规模流入缺一不可。

近日与美国一家著名能源咨询公司座谈交流,我注意到了一个结论:充足的资金是推动北美(主要是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主要动力之一。咨询公司的数据表明,2003年至2005年三年间,北美上游业务的经营现金流是1600亿美元,同期上游业务的资本投资为1100亿美元,经营现金流大于资本投资500亿美元,富裕的500亿美元大多投向了海外的油气上游业务。这也就是说,2005年前,北美是油气资本的净输出国。

6年后的2009年至2011年三年间,北美油气上游业务的经营现金流接近2200亿美元,而同期的资本投入则上升到了3500亿美元,资本投入超过同期经营现金流1300亿美元,接近2/5的资本投入来自于北美以外的地区和石油以外的行业。

北美由传统的油气资本输出大国瞬间转变成为了油气资本吸纳大国。其地位转变之快、吸纳资金之多,可以称得上是油气行业的一个奇迹。正是这个传奇的资本逆向流动的故事造就了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并随之开启了的新世纪能源转型的变革之路。

21世纪是个变革转型的世纪,发展中国家由传统的资本吸纳国转变成最重要的对外投资国,而传统的资本输出主体——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则转变成为了最大的外来资本吸纳国。

这一转型给世界带来的重大深远变化还没有完全显现,关系到全球资本流通监管治理大格局,关系到银行体系、汇率体系和资金流动监控体系等等,关系到全球财富重新分配等极为重大的国家与政治问题。

资本是现代社会的血液,资本流动的方向变了,而资本监管治理的模式没变,摩擦和冲突是少不了的。总的说来变化是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是进步的,但也同时会带来许多负面的冲击。这几年流向美国油气上游的资本,主要是流入页岩气的资本的效果是正面的,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

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至少是增加了全球油气的供给,是全球油气供给出现了较为宽松的态势,也有利于能源需求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印度在这方面都是受益的。而对投资者来说,则不完全是正面的,利好的。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一直都是国际资本投资吸纳最多的发展中国家,过去几年间迅速成为了重要的资本输出国。在能源资源矿产资源对外投资方面,中国发展也很快,成为了最大的对外投资国之一。

我听到过一个数字,近几年中国投向美国页岩气页岩油的资本超过了300亿美元,成为美国非常规油气的最大投资国之一。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也是美国非常规油气重要的参与者与推动者。

技术和KNOWHOW(技术诀窍)的成熟与资本的大量涌入,美国页岩气产量猛增,其占天然气总产量的份额有2006年1%猛增到2012年的37%,导致了美国天然气价格由7-8美元/百万英制热单位,下跌到今年年初的2美元的低位,即使近期有所上升到了4美元左右,距6-8美元的业内预期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目前的价格,页岩气生产商的经营现金流不足以支撑其可持续生产所需要的资本投入,页岩气的投资者更难获得期望的投资收益。而页岩气稳定生产必须要有持续的大量的钻井来保证,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来维持。

一些敏感的分析师和媒体关注到了这个问题,去年下半年以来,《纽约时报》和《外交政策》等美国媒体也先后发表了几篇文章,提出了“页岩气革命是一个骗局吗?”的质疑。

有分析师说:勘探公司钻了太多的气井,用液压裂化技术获取了太多的天然气,天然气价格被拉低至历史低点。而由于在繁荣阶段签订的复杂的融资和租赁协议,勘探公司们无力停止开采来避免气价崩盘,美国的天然气价格自2008年夏天以来下跌超过60%。

尽管银行家们从撮合交易中享有丰厚利润,一些在市场峰值时退出的能源企业赚的盆满钵满,这个行业里的大部分企业却深陷困境--他们被迫出售资产。

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在2010年花了410亿美元收购了页岩气气巨头XTO Energy,当时的气价几乎是如今的一倍,其CEO 雷克斯·蒂勒森甚至曾直言不讳道:“我们如今亏得裤子都没了。我们根本不赚钱,所有人都在亏钱。”

像埃克森美孚公司一样许多天然气勘探公司和他们数以万计的投资者至今仍然亏钱。

与金融危机泡沫不一样的是,美国的非常规油气革命的的确确让大部分美国人受益了。

美国页岩油开发使美国国内石油产量增加,美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下降,由于美国天然气价格下降带动能源价格下降,部分重化工业、制造业回归美国,美国2010年仅页岩气产业就为美国提供了60万个工作岗位。预计到2035年,页岩气产业提供的就业岗位增长将接近3倍,达到166万个。2010年页岩气为美国提供将近19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占美国当年财政总收入的4%,据预测随着页岩气开采扩大,2020年页岩气产业将为美国政府提供370亿美元收入,2035年将达到570亿美元。

休斯顿大学金融学教授爱德华·赫斯参与编写了一份报告预计,美国经济仅2011年就从低气价中获益超过1000亿美元,他说道:“这些企业家给美国带来了意外之财。”

页岩气革命与20世纪以来多次改变世界的重大技术进步都有着相同或近似的模式: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吸引了大量的资金,创新与资本的相互作用很快将新兴产业推向极致并形成泡沫。投资者免不了几家欢乐几家愁,有赚得盆满钵满的,也有赔的也裤子也没有的。重大新产业对推进社会进步有巨大的作用,整个世界整个人类都由此而受惠。

毋庸讳言,技术创新的所在国的收益是最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国家都认同创新是国家和社会发展的最大动力。

我不认为页岩气革命是个骗局,更不认同页岩气革命是场“阴谋”。上个世纪的IT革命已经深刻地改变了社会,而且还在继续改变着。回顾一下,多少著名的IT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消失了,多少投资人由于种种原因也倾家荡产了,但整个社会受益了,也进步了。

现代社会资本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资本的推动就不会有产业革命。美国页岩气革命很难被其他国家复制,但创新与资本结合互动的模式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中国数百亿资金进入美国页岩气业务,一方面说明中国的资本具有同样的逐利性,另一方面说明资本在美国油气上游业务中流入流出的便利性。相比之下,中国油气上游业务不论是对资本的逐利性或流动性都还有相当的制约。

非常规油气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把技术拿来加上自己的实践掌握KNOWHOW不难,创新商业模式和吸引全球资金大规模进入仍然是我们的制度瓶颈。只有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敢于制度创新我们才能有可能实现中国的页岩气革命。

外网加速器

加速器vpn有哪些

旋风vpn